会展旅游之管理

   会展活动作为人类物质文化交流的重要形式,种类丰富多彩,涉及范围广泛,并以鲜明的特点,影响着人类社会的各个领域。会展旅游便是受会展影响而诞生的一个新兴行业。如何把这两个行业融合好、管理好是我们今天的主要话题。
   有人曾经列举了这样一个故事:
   两家住一个大院,中间有一堵不高不低的隔墙,突然有一天从隔墙底下冒出一棵小树苗。一开始的时候,小树苗看起来不起眼,没人在意,可这小家伙偏偏憋了一股劲儿,很快就长出了些模样来。其中一家最先发现了它的“用处”,并准备拉开架势“干一番事业”。邻居坐不住了,也想过来凑热闹。你看,有一点点矛盾的味道了吧。两家就请“族长”来做主,可他也很为难:一来这树是自己长出来的,没法界定产权;二来这树长在墙中间,两家各占一半儿。怎么拍这个板呢?是像海洋中的岛屿一样,按“先占原则”,还是谁更积极就归谁?是按哪家占有对家族更有利,还是干脆就凭感觉随便拍?
   会展旅游产业,就是这棵小树苗,隔墙的两边,一家是旅游业,另一家是会展业,这“族长”就是领导。
   中国会议产业的难点和痛点不仅表现在领导“如何拍板”这个问题上,更主要的在于“拍板”之后带来的效果。综合来看,我国会议产业运营的模式大概分以下几种:
   一是良性发展型——一些地方的领导拍对了板,建立了恰当的运作模式,会议产业或者会奖旅游业开始进入良性发展轨道。不过,这样的成功案例并不多,最起码与发达国家每个城市都把会议产业列入重要议事日程的情况相比是这样。
   二是自发生长型——不少地方的会议产业还处于自发生长状态,没人管。
   三是尸位素餐型——说是负责会议产业发展,实际上没有干多少这方面的事情。也就是说,所做工作对于当地会议产业的持续发展没有什么正面贡献。这种情况比较常见,既包括旅游业也包括会展业。有人说了,我们每年都举办了几个大型会议,还帮着会议组织方干了不少事儿。实际上,主办或者承办几个会议,对于区域会议产业长期健康发展的价值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因为会议产业发展是一项系统工程,有大量基础性工作要做。就像本文开头讲的“树”的故事一样,一心想着“占有权”,想着那几颗所谓的“果实”,你可能向领导那边交了差,可对于城市的总体发展来说,错过了产业发展的大好时机。
   我们知道,会议产业发展主要应该依靠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因为它是产业发展的基本力量,但会议产业的特殊性还要求政府伸出他们的那只“看得见的手”来提供援助。也就是说,一个地区会议产业发展的效果如何,就要看这“两只手”舞得怎样了。市场的那只“手”通常是按照一定的节奏来运动的,究竟舞蹈的效果如何,更多的要取决于政府怎么使用其那只“手”了。
   中国的会议、会奖、会展从业者,没有人不期望中国会议市场舞得越来越协调、优雅而又充满力量。

 酒店排行
明星基地
明星基地
最大会场:700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1
北京伯豪瑞廷酒店
北京伯豪瑞廷酒店
最大会场:1000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3
北京千禧大酒店
北京千禧大酒店
最大会场:1000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14
北京国贸大酒店
北京国贸大酒店
最大会场:2340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12
北京艾维克酒店
北京艾维克酒店
最大会场:566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11
北京大戏楼
北京大戏楼
最大会场:2400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5
北京香山饭店
北京香山饭店
最大会场:400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13
北京如园四合院酒店
北京如园四合院酒店
最大会场:200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