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道语文年会之随笔

   说来羞愧,而立之年,竟然还未去过首都北京。如果不是今年的正道语文年会定在北京,说不准何时才能去一次。
   今年的正道语文年会宣传语非常好:“北京那么美,我想去看看。”前期群里的几次讲座,一些北京当地的老师分享了北京的美景和美食,包括一些文化景观,更是时刻搅动着向往的心……而我们,因为正道语文而结缘的语文人,就要从全国各地汇聚在首都北京了……
   北京那么美,你们呢……
   从报名那天起,就期待着……
   一共4个半小时的旅程,路上通过手机QQ看参会的老师们分享着自己的行程。有的已经到达,那种兴奋和得意溢于言表;有的还在火车上,劳累而期待;有的还没动身,恨不得马上出发……当然,也有的群友出于各种主客观的原因,没有参会。他们又该是什么心理呢?羡慕,嫉妒……
   高铁到站,已经是下午六点半。
   夏天的这个时候,北京的天色还没有暗淡。我们一家三口,顺着滚滚人流,朝出站口走去。本来担心的雾霾天,在这样的季节幸运地避开了。听当地人说,只有在冬天,北京的天才是雾蒙蒙的。当然,春天的沙尘暴也不容小觑。
   路上,问在北京工作的大舅哥:都说北京雾霾严重,那为何会出现“奥运蓝”“APEC蓝”呢?那时的北京上空,可是湛蓝的如同到了海南岛。他回答:那得临时关闭多少周边的工厂、建筑工地啊!
   想想也是,城市要想发展,前期牺牲的环境代价,貌似真的很难避免。还好中国已经进入“后工业化”时代,相信北京的天,也会越来越蓝。
   由于到了北京已经是傍晚,我担心报名处的人已经“下班”(后来才知道,那些负责报名接待的李老的研究生们,那几天都是忙到深夜)经过请示,我决定第二天再去蟹岛。
   坐着大舅哥租来的车,在滚滚车流中蜗行摸索了两个多小时,才到达目的地——预定的宾馆。在附近一家挺不错的饭店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然后就回宾馆休息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几个人兵分两路:妻子和女儿在孩子大舅的陪同下,去逛故宫,我则乘坐公交车去蟹岛报名。
   来到蟹岛时快11点,大厅内已是人头攒动。第一个见到的,就是一袭红裙的聪姐,真的是和我想象中一样美丽。之前多次读过她的诗,那些空灵的想象,炽热的情感,让人惊叹她的生花妙笔。这次终于见到本尊,欣喜之情溢于言表,赶紧合影留念!
   接着就看到了一群身着统一白T恤的比我更年轻的年轻人,一猜就是华平老师的研究生们。他们热情地为大家服务着,笑容满面,态度友善。内心里真是羡慕群主有这样一群可爱的弟子们。一眼认出了黑帅的德华和温婉的秀玲。
   接下来,贤洪、锐哥、开娴姐也陆续见到。
   贤洪和我想象中略有差距,初次见面感觉他性格内向,很是儒雅。不过后来在我的房间里,侃侃而谈,抑扬顿挫的四川话真是好听——上一次听四川话,还是大学时了。贤洪兄对很多问题都有自己独特的理解,三言两语便直击要害。
   锐哥不愧是管委会一哥,绝对的豪爽大气,责任心极强。听说我房间还没登记好,热情地帮我把行李先拿到他的房间。平时在群里,他就操心各种事务,报到期间,他一刻也没闲着,忙着接待各方来宾。有一天夜里,凌晨2点还和贤洪一起去车站接一位女老师,真是让人敬佩!
   开娴姐不愧是管委会一姐,御姐范儿十足。一副墨镜增添了一丝神秘。在来北京之前,管委会众多兄弟姐妹里面,我和她交流得最多(就我而言),遇到一些疑难和困惑,我总是第一个找她;需要邀请嘉宾开设讲座,她总能给我提供一长串名单。我和她的合影传到QQ空间,被很多朋友认为在诸多合影里最有feeling。
   红雨兄身上有一种诗人的随性和洒脱,出语不凡,言惊四座。此次年会之前,他在群里常有诗歌创作,常常引起众人的惊叹和羡慕。这次亲眼见到,也是妙语连珠。给人的感觉不像是人到中年,却像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有人说,愤怒出诗人,我倒是觉得,诗人不一定非要“愤怒”,但是“热血”必不可少。红雨老师就有着这“一腔热血”。
   兴聪姐姐也是一位诗人,不同于红雨兄的那种豪放型的才华横溢,聪姐姐很低调内敛,和她在一起,很轻松。她当面从不谈论她的诗歌,即便主动问她,她也只是笑笑。也许,诗歌还是更适合用文字去表达,去感知,一说出来,就没味道了。很荣幸在会议期间一直陪他聪姐姐,她很认真,每时每刻都在认真地听、认真地记,绝少玩手机或聊天,和我一样,也喜欢坐前排。也许正因为这我们俩才始终坐在一块吧!
   苏州大学的王家伦教授,这次终于得以相见。他和我想象中的形象非常吻合,精神矍铄,声如洪钟,热情洋溢,活力四射。老先生已经退休了,却是“退而不休”,一直活跃在中学语文研究的第一线。之前在群里多有互动,私下里也多有交流。我有一篇重要论文的发表,还要得益于王老的细致修改。从题目、摘要、到正文,各个环节他都提出了很好的建议,甚至帮我推敲语句是否通顺……真的是德高望重的老先生!谢谢您,愿您健康、快乐……
   深圳的唐梓钟老师,是作文方面的真正的专家。他的“致远悦读”微信公众号具有很大的影响力,这次的论坛他也参与了。他准备的非常充分,开讲的前一天晚上,我和锐哥去找他,已经快11点了,他还在字斟句酌,力求精益求精。虽然时间有限,后来他讲到超时也没讲完,却给大家留下了悬念。后来,我又邀请他在正道群开了相关的讲座,同样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广西的张慧老师,见到我第一句就是:我是慧姐!没想到慧姐看起来娇小可爱,为人却是豪爽大方,一下子消除了我的拘谨。据说她和别的管委会的兄弟姐妹介绍自己时,遇到比自己小的,也是这句开场白。不做作,很自然,很舒服!
   四川泸县的徐金宏老师,带着他的宝贝儿子一起来参加正道年会。她的灿烂美丽的笑容给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至后来每次在群里看到她的名字,脑海里都会浮现出她笑容满面的样子。她的儿子也全程听讲,虽然他自己说“很多地方听不懂”,但小小年纪就受此熏陶,也算是一件幸事!
   福建的叶晓玲,是管委会里为数不多的比我小的老师,我都习惯哥哥姐姐地叫着,每次听她“崔哥崔哥”地叫着,真是受用哈!她虽然年轻,却很勤劳,群里的讲座她经常参与,或是作为主持努力暖场,或是作为嘉宾积极参与。虽然她才22岁,还是个小女孩,但是让人看到了她的潜质,以及无限可能性。
如果说唐锐老师是我们管委会的“一哥”,那么罗小维老师就是前辈级的大咖了。看看他对群主直呼“华平”,就知二人不仅年龄相仿,感情也不是一般的亲近。利用北京年会
   晚上时间,罗老主持了“正道语文之夜”,大家围坐在一起,畅所欲言,献才献艺。罗老的主持水平得以最大限度体现!
毋庸讳言,最最激动的还是见到李华平老师!当时,锐哥带着我去他的房间找他,他正在打电话,门没关。我建议锐哥我们先在门口等候,其实我也是在平复自己的心情,以及想想待会儿该说什么……真的是千言万语却又不知从何说起。等了一会儿,李老看到我们,示意我们进去。我站在他面前,真的感觉自己是一个小学生。后来锐哥介绍我:这就是崔久主。李老长长的一声“噢——”然后就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我当时那个激动啊!后来开娴姐也过来了,我们三个人聊了差不多有二十分钟,由于还有大量的会务工作需要忙,还有一些专家需要接洽,为了不打扰李老,我们主动告辞了。接下来的两天,我见缝插针,寻找机会和李老交流。尤其是采访孙绍振的事情,李老更是全程参与。会议期间,李老只是致辞(开幕式、闭幕式),他把时间都给了与会的专家和名师,尤其是专门抽出相当时间给一线教师,自己隐于幕后,默默地做了大量的工作……相信凡是参会的老师,都会感佩李华平老师的无私的付出,某些臆测和误解,也就涣然冰释了。
   当然,也有一些遗憾……
   比如没能和晓平姐一起合张影。和晓平姐的缘分,是从我第一次主持正道语文讲座开始的。那次是群主李华平教授主讲,我是主持人之一,王晓平老师负责整理。她的整理为我树立了一个无可企及的高度。以后我的每次整理都是以她的为范本的。
   比如没能见到吴娟老师(她在最后时刻因为有事未能成行)。我很早就认识了吴娟老师,我能参与李华平教授的讲座主持是她推介的,我能进入管委会也是她引荐的……可以说,娟姐是我在正道语文的“引路人”。这次没见到,实在是莫大的遗憾……
   有收获,因为我们不虚此行。
   有遗憾,所以我们期待明年。

 酒店排行
明星基地
明星基地
最大会场:700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1
北京伯豪瑞廷酒店
北京伯豪瑞廷酒店
最大会场:1000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3
北京千禧大酒店
北京千禧大酒店
最大会场:1000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14
北京国贸大酒店
北京国贸大酒店
最大会场:2340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12
北京艾维克酒店
北京艾维克酒店
最大会场:566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11
北京大戏楼
北京大戏楼
最大会场:2400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5
北京香山饭店
北京香山饭店
最大会场:400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13
北京如园四合院酒店
北京如园四合院酒店
最大会场:200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