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与历史

   在西方史学发展的漫长年代中,神话和历史一直被定义为两种相对立的范畴,基本上神话都被理解为是编造的、纯粹虚构的,因而看起来仅仅是对所发生的事实的虚假描述,而历史则是一种严肃可信、对实际所发生的解释,这在经验主义的来源和论述范畴内是真实的。但是历史不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历史的反面有神话:神话的反面有历史:理性的反面有感性,感性的方面有理性。这就是矛盾的统一体。
   宋代的学者张载曾提出“一物两体”的概念。他说:“一物两体,气也。一故神,两故化。”一气之中,有阴阳二性,故卫“一物两体”。当其为“一”之时,则“清通而不可象为神”。所谓“一故神”也。因其中有阴阳二性,故“生氤氲相荡,胜负屈伸之始”。氤氲相荡,即二性之表现。气有二性,故氤氲相荡,聚而为万物。所谓“两故化”也。

   人类最早的故事往往是从神话传说开始的。什么是神活?单指神的故事吗?可别想的那么缥缈,实际上它挺有人气的。神话无不叙述人类的原始时期,也就是人类演化初期所发生的那些事,只不过因为早期人类智力低下,面对神奇的一切,就来些“神”吧,所有问题迎刃而解,又好又省事!
   在中国,流传最广的是盘古开天辟地的故事,三国时吴国徐整所著《三五历纪》有载:天地混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万八千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盘古在其中,一日九变,神于天,圣于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盘古日长一丈,如此万八千岁。天数极高,地数极深,盘古极长。后乃有三皇。数起于一,立于三,成于五,盛于七,处于九,故天地九万里。
   万物之初,整个宇宙到处混沌一片,既分不清上下左右,也辨不出东西南北,整个世界就像一个中间有核的大鸡蛋。人类的祖先盘古便在其中孕育,酣睡了一万八千年。当他有了知觉的那一刻,便迫不及待地睁开了眼睛,可是周围一片黑暗,他什么都看不见,心里憋闷得慌,浑身像被绳子束缚一样很难受,于是,他决心舒展一下筋骨,捅破这个大鸡蛋。他拔下自己的一颗牙齿,把它变成威力巨大的神斧,抡起来用力向周围劈砍。山崩地裂,大鸡蛋破裂开来,沉浮成两部分:轻而清者不断上升,变成了天;重而浊者不断下降,变成了地。盘古怕天、地还要合拢,头顶天脚踏地,如同擎天巨柱屹立于天地之间,他的头在天为神,他的脚在地为圣。
   天每日升高一丈,地每日增厚一丈,盘古每日生长一丈。如此一日九变,又经过了一万八千年,天变得极高,地变得极厚,盘古的身体也变得极长,足足有9万里。
   盘古就这样撑着。在天地稳固之后,他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与世长辞微笑着倒了下去,就在这刹那间,他的左眼飞上天空变成了太阳;他的右眼飞上天空变成了月亮;他的头化作了东岳泰山(在山东),他的脚化作了西岳华山(在陕西),他的左臂化作了南岳衡山(在湖南),他的右臂化作了北岳恒山(在山西),他的腹部化作了中岳嵩山(在河南);他的头发点缀于天空变成夜里的万点繁星;他的汗珠变成了地面的湖泊;他的血液变成了奔腾的江河;他的汗水变成了甘霖;他的肌肉变成了土地;他的骨头、牙齿、骨髓变成了金属、珍珠和宝石;他呼出的气体变成了清风和云雾;他发出的声音变成了雷鸣。
   盘古开天辟地后,世间有了阳光雨露,大地上有了江河湖海、草丛树木,甚至有了花鸟鱼虫,可仍旧没有生机,只因人类还没有诞生。
   接力开始,下一棒女娲接手,她要为这凄冷的世界注入生气。她用手掘起地上的黄泥,和上水,照着自己的影子捏了起来。捏着捏着,捏成了一个小小的东西,模样与女娲差不多,也有五官七窍,双手两脚,捏好后往地上一放,居然活了,呱呱叫着,欢喜得直跳,她把这些小东西叫作“人”。人虽然很渺小,却是天神照着自己的模样造出来的,自然与别的生物不同,眉宇间流露出领导天地的气概。女娲见了,非常满意,她想把世界变得热热闹闹,让世界到处都有她亲手造出来的人,于是不停地工作,捏了一个又一个。但是世界毕竟太大了,她工作了许久,双手都捏得麻木了,捏出的小人分布在大地上仍然太稀少。她想这样下去不行,就顺手从附近折下一条藤蔓,伸入泥潭,沾上泥浆向地上挥洒。结果点点泥浆变成一个个小人,与用手捏成的模样相似,这一来速度就快多了。女娲见新方法奏了效,越洒越起劲,大地就到处有了人。

   神话学意义上的延续与循环观念同样如此,这就是人类对自身生命密码的精神解读。神话本体现也符合人类解读自身的内在规律,神话自诞生之后不断地变化,这变化就在于分化和回归的历程。有时古代神话的面目变成现代神话或者当代的范式,有时古代的神话成为后代的秩序、原型。这样的现象就是神话的分化和回归。格兰特(M Grant)说:“20世纪的作家们,从悲剧到报纸连载的漫画都使用着古代神话的原形。古代神话不断地成为被探讨的对象。”
   神话是不断地重复和演变的。重复和演变是在分化和回归的过程中逐渐形成的。分化是诞生和成长的过程,回归意味着回转生命的起源。人希望长生不老、重生、建立新秩序。分化与回归不仅发生于人的肉身,创造宇宙、创造人,人与自然、人和人之间出现秩序和制度也是一种分化。固定的关系与秩序变成人们遵从的道理或者时代的反式。

 酒店排行
明星基地
明星基地
最大会场:700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1
北京伯豪瑞廷酒店
北京伯豪瑞廷酒店
最大会场:1000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3
北京千禧大酒店
北京千禧大酒店
最大会场:1000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14
北京国贸大酒店
北京国贸大酒店
最大会场:2340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12
北京艾维克酒店
北京艾维克酒店
最大会场:566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11
北京大戏楼
北京大戏楼
最大会场:2400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5
北京香山饭店
北京香山饭店
最大会场:400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13
北京如园四合院酒店
北京如园四合院酒店
最大会场:200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