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设计暨行业年会

   一、设计的语源
   英语的设计(design)一词,是从拉丁语的designare(符号:用sign表示)来的。与法语的素描desein意思是相同,有画草图、订计划等意义。也被用在机械“设计”中,甚至还有图谋的意思,语义非常广泛。即使在现代,也不仅仅是作为进行“设计”这种行为动词来使用,更有狭义的指“被设计的东西”这种用法,即通常在建筑、广告印刷物、工业产品等既实用又是美的存在这一系列领域中所使用的名词。

   二、设计师的出现
   从设计的本意上讲,原始人寻找适当的石头作石器或制作陶器时,就已经有了设计意识的萌芽,与社会生活的进展一起,不仅制作自己生活中所必需的东西,还要接受别人的定货、或者为别人而制作。由此产生了手艺人。不过,他们的工作多是自己设计、自己制作。在这种手工业的世界中,手工艺者的良心就成为高质量的美好物品的支柱。
   产业革命一下子改变了这种情势,机械生产制造出大量同一形、同一品质的产品。因此,制造物的作业被分化,本来是手工艺者一个人从事的设计与制作被分离开来,出现了设计师这个新的职业。
   在设计师产生的初期,像画家洛特莱库画了不少广告那样,多是美术家兼设计师,所以也曾使用过应用美术这个概念。而且,当初对机械产品人仍像手工艺品一样在外部实以装饰,错误地认为唯此才能提高产品的美学价值。被这样制造的东西是很多的。
   上世纪,在以包豪斯为首的新设计运动中,努力使机械创造出用手工制作不出来的新的美,即不是通过装饰来增加美,而是追求功能所直接产生的形态美。现在,很多设计师正创造着二十一世纪的新的美。

   设计之都(北京)年会
   2013年9月28日,北京国际设计周设计讲堂活动版块的“设计之都(北京)年会”在北京国贸大酒店举行。此次年会由北京国际设计周主办,围绕“设计引领经济转型”主题,邀请到荷兰、日本、奥地利及中国等国的多位城市规划师、设计师、学者和品牌创始人共同探讨并分享经验。北京市规划委员会主任黄艳、阿姆斯特丹市市长埃伯哈德.范德兰出席年会并参与了主题讨论。
   在全球市场环境剧烈变化的大环境下,此次年会从城市建设、产业转型的角度探讨设计与经济相互依存和发展的新观念。当今,经济高速发展中的中国迫切需要通过设计创新调整产业结构,淘汰高能耗、高污染的低端产业,实现经济的可持续发展。通过嘉宾深入对话我们可以感受到:与以往的设计对话不同,此次年会不再是单纯的设计理念阐述,或行业性内对话,而是从宏观层面将设计与经济、城市发展、产业转型紧密结合,将设计落实、落地。而这一思路也贯穿在整个2013北京国际设计周的转型思路相同:推动设计市场化。
   设计之都(北京)
年会分为两个话题:经济转型与设计之力, 以及大设计构建大市场。经济转型与设计之力:进入21世纪以来,世界上的主要大城市都在总结城市发展的经验与教训,重新制定2050的大规划。此次年会上,来自主宾城市的智脑们带来了许多的经验,他们与中国的规划者、设计师们一起构思2050的北京城,谋划出一个绿色、健康、平衡发展未来北京。来自荷兰的丹.罗斯格德是一位年轻的创新者,也是经济转型与设计之力的对话嘉宾之一,他分享的“智能高速公路”颠覆了公路的概念,从根本上解决了车辆行驶的耗能问题,从2013年起,荷兰政府启动以罗斯格德的设计为蓝本的“智能公路”改造,而在年会现场,荷兰政府的代表——阿姆斯特丹市市长也畅谈荷兰政府如何采用创新设计改变城市,北京市规划委员会主任黄艳女士围绕着京津冀一体化,从政策角度解读北京的未来,双方碰撞出许多多花。
   另一个话题是围绕着“大设计构建大市场”展开的,被誉为开创日本建筑与工业造型设计新时代的教父级人物黑川雅之、荷兰国宝级设计师马塞尔.万德斯,施华洛世奇执行董事会成员娜佳。施华洛世奇、荷兰著名设计咨询公司创始人博恩就“大设计如何界定大市场”、“大设计如何成为全球品牌发展的驱动力”等话题展开探讨,这些嘉宾分享了设计与全球影响力结合在一起的成功案例,对中国的企业也有启迪,而中央美院设计学院院长王敏也从人才培养的角度,阐述了中国企业走向全球市场的重要性。

 酒店排行
明星基地
明星基地
最大会场:700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1
北京伯豪瑞廷酒店
北京伯豪瑞廷酒店
最大会场:1000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3
北京千禧大酒店
北京千禧大酒店
最大会场:1000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14
北京国贸大酒店
北京国贸大酒店
最大会场:2340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12
北京艾维克酒店
北京艾维克酒店
最大会场:566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11
北京大戏楼
北京大戏楼
最大会场:2400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5
北京香山饭店
北京香山饭店
最大会场:400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13
北京如园四合院酒店
北京如园四合院酒店
最大会场:200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