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活动的形成及发展

   人类的游泳活动源远流长。从地球上出现人类开始,人们就在布满江河湖海的地球上生活。为了生存,人们依山打猎,傍水捕鱼。为了捕捉水中的鱼虾和采捞可食用的植物,人们需要与水打交道;为了追猎动物和躲避猛兽的侵袭,经常需要跋山涉水,也不可避免地要与水打交道;当洪水泛滥时,更是要与水进行搏斗。人民就在这些与大自然作斗争的过程中,逐渐学会了游泳,并使游泳活动的到发展。开始时,人们只是模仿水栖动物的姿势与动物,在水中移动,久而久之,便积累了在水中行动的技能,学会了漂浮、游动和潜水,产生了各种游泳姿势。
   据史料记载,在五千多年前的中国古代陶器上,可以看到雕刻着人类潜入水中猎取水鸟及类似爬泳的图案。在四千年前,就有大禹治水的功绩,相传当时人们在与洪水搏斗中已发明不少泅水的方法。
   游泳活动得以不断发展,除生产和军事上的原因外,游泳本身的娱乐功能也是重要的原因。人们从沐浴开始,继而在水中嬉戏,逐渐形成各种水中娱乐活动。我国春秋时期的“天池”、汉代的“太液池”等都是当时贵族常去玩乐的游泳场所。南北朝时,游泳在民间和皇室中已相当流行。隋唐时期宫廷专门设立了可以进行跳水、游泳、抛水球的“水殿”。北宋文学家苏东坡在《日喻》中说:“南方多没人,日与水居也,七岁而能涉,十岁而能浮,十五而能没矣。......日与水居,则十五而得其道;生不识水,则虽壮,见舟而畏之。”可见,当时南方人多熟悉水性并掌握了泅水之道。
   我国古代的游泳可概括为三种形式,即涉——在潜水中行走;浮——在水中漂浮;没——在水下潜泳。以后,劳动人民在长期的实践中,创造和发展了不少泅水方法和游泳技术,如狗爬式、寒鸭浮水、扎猛子(潜水)、大爬式、扁担浮(踩水)等,至今尚在民间流传。

   ☞京津冀游泳运动发展论坛暨北京泳协年会
   11月29日,京津冀游泳运动发展论坛暨2017年北京市游泳运动协会年会在首都体育学院举行,本次论坛旨在促进京津冀游泳界持续开展深入的交流与合作,探讨游泳运动发展趋势与大众赛事改进方式。
   2017年已是第二届论坛,回顾过去展望未来。对现有成绩不沉迷,对问题不遮掩,大会提出众多有效发展游泳的见。北京市游泳运动协会会长李晋康表示,作为协会年度工作的“重头戏”,2017年京津冀游泳公开赛暨第四届北京市全民游泳大赛已于今年10月份成功举办,参赛规模再创新高,“我记得当时在水立方,除了50米长池,训练池、跳水池也都用于比赛,场面很火爆。这说明游泳项目在京津冀地区拥有广泛的群众基础。”
   李晋康介绍,接下来市泳协计划与天津、河北的泳协加深合作,京津冀游泳公开赛今后有望在三地增设分站赛;协会还将创新办赛方式,在全市16个区组织全民游泳大赛预赛,以满足广大游泳爱好者的参赛需求。“总之,我们要开展丰富多彩的全民健身活动,做好项目普及工作,同时助力京津冀体育协同发展。”他说。
   近年来国家相继出台了《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健康中国2030发展规划》、《关于加快发展健身休闲产业的指导意见》等一系列重要制度文件,极大地推动了我国体育健身事业的发展,也为我们游泳运动发展带来了时代机遇!相信本次京津冀游泳运动发展论坛,一定能够促进京津冀三地游泳运动的开创新局面、取得新发展、迈上新台阶,河北省以及天津市代表发言介绍本区域游泳运动发展基本情况与工作。

 酒店排行
明星基地
明星基地
最大会场:700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1
北京伯豪瑞廷酒店
北京伯豪瑞廷酒店
最大会场:1000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3
北京千禧大酒店
北京千禧大酒店
最大会场:1000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14
北京国贸大酒店
北京国贸大酒店
最大会场:2340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12
北京艾维克酒店
北京艾维克酒店
最大会场:566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11
北京香山饭店
北京香山饭店
最大会场:400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13
北京大戏楼
北京大戏楼
最大会场:2400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5
北京如园四合院酒店
北京如园四合院酒店
最大会场:200平方米
会议室数量:3